高分俱乐部
High Score
懒散?年少轻狂?且听SAT 2000+学霸感言
2015-07-01

标化考试的学习,或为分数,或为刷题。但于我而言,更多的是在老师和考试的帮助下,逐渐认清自己,否定曾经的年少轻狂,放下及其脆弱的自尊心。培训何尝不是一种洗礼,洗去浮躁和功利,留下从容和踏实。

依稀记得两年前朱老师做教学规划时,我是多么自信的以为,托福赛达何足道哉。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为最初托福学习的常态,纵然教材堆了满满一书柜,却一页都未翻动。高一暑假的两次考试,如期报废。我却还不甘,妄图不顾朱老的反对,像身边的同学那样,“优秀”地学习赛达。直至终于病入膏肓,被送到唐老处,重新从托福做起。唐老的精准和严厉,逐渐开始让我看到自己的浮躁和狂妄。托福的学习终于进入正轨,一个多月的时间,单词、做题、听抄,在唐老的指导下井井有条,松弛有度。我开始慢慢接受自己当下有限的水平,放下对分数不切实际的妄想。

后来开始学SAT,唐老对我的了解也愈发深入。学习中的每一次松懈,以及报名AP考试的错误决定,都在唐老一次次的批评中慢慢改正。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小屁孩,唐老的严厉,于我更多的是一种指引。很多同学很怕唐老,私以为他们怕的其实并不是唐老的惩罚,而是唐老对自己所有心理的洞察。虽然不愿意接受,但是唐老总能指出我性格的缺陷,心态的浮躁。当沉醉于同学的赞誉时,唐老一盆冷水醍醐灌顶,让我认识清楚自己不过尔尔;当被自己的荣誉所框架或被别人的模式所绑架时,唐老总会一语骂醒梦中人。我是一个懒人,也是一个轻狂的少年,而美中给了我一个机会,在想要放松时逼迫自己继续努力,在充满惰性时重燃斗志。我相信教辅JOY那句“今天什么时候听写呀”会成为我标化记忆中永远的烙印。写作,阅读,语法,每个培训机构都能教;但教会我自省的可能只有这里。

步履蹒跚的走来,很欣慰身上的自负和玻璃般的自尊心已经慢慢瓦解。标化的培训,让我意识到我并非自己曾崇拜的那群所谓的大神,也让我不再渴望去与同学攀比那些数字的高低。我开始接受自己的弱小,做真实的自己,因为我知道,明天的我会更好。

标化的战役还远没有结束,谁怕,竹杖芒鞋轻胜马。

自当谦冲自牧,视远为明。会当一日,卓尔不群,大器天下。

感谢身边的师长一直静待我成长。


专访留学专家
The interview
在美高中留学生回访录
留学高端访谈:常春藤导师Vincent